梅然:“小英格兰”出落成“大不列颠工业机械

发布时间:2018-11-20      点击:

  【摘要】伦敦世博会是一个“闭幕式”和“加冕礼”:它标志着英国“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的最终完成,标志着英国成为首个完成工业化的国家,成为“工业之王”,成为“世界工厂”。

  1851年的5月到10月,伦敦城乃至全英国最吸睛的事要算正在伦敦举行的一场盛大展览:著名的伦敦“世博会”,史上的首次世博会。它当时的正式名称是“万国实业产品大展”(Great Exhibition of the Works of Industry of All Nations)。

  在与会的“万国”中,最耀眼的当属东道主英国:琳琅满目的英国展品响当当证明了英国 “在几乎每个涉及力量、耐久性、用途和质量的领域,无论是钢铁、机器还是纺织品,都居于领先地位”。英国人组织这场盛会,多少也是由于有种不爽:1844年,法国人办了一个“法国工业展览”,弄得貌似法国才是工业和技术上最棒的。而英国人的这次展会相比前者,在气场上如同世界杯相比亚洲杯。

  伦敦世博会也是一个“闭幕式”和“加冕礼”:它标志着英国“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的最终完成,标志着英国成为首个完成工业化的国家,成为“工业之王”,成为“世界工厂”。 这样,在本就是头号贸易强国、殖民强国、金融强国、海军强国的英国的头上,又多了一顶金灿灿的冠冕,英国也因此进入了最辉煌时代。不妨说,“工业革命”的完成标志着英国崛起的最终实现。

  那么,“工业革命”为何会在英国发生?英国为何会成为“工业革命”的首发地?

  18世纪60年代至19世纪30-40年代常被视为“工业革命”在英国的发生时段。将起止时间提前或推后些不是“原则问题”,正如有人将伦敦世博会视作英国“工业革命”的“闭幕式”,也有人将1769年作为其开场年:在这年,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发明的蒸汽机上的关键部件“分离式冷凝器”(separate condenser)和理查德•阿克莱特(Richard Arkwright)发明的水力纺纱机(water frame)分别获得了英国的专利。

  一,制造业越来越多地从手工生产向具有更高效率的机器生产转变,或者说愈发“机械化”。

  历史课本在谈到英国的“工业革命”时,常会提到当时发明的若干用于“加工”产品的“著名”机器,比如詹姆斯•哈格里夫斯(James Hargreaves)发明的“珍妮纺纱机”(spinning jenny)、萨缪尔•克隆普顿(Samuel Crompton)发明的“走锭精纺机”(spinning mule)、阿克莱特发明的水力纺纱机、埃德蒙•卡特莱特(Edmund Cartwright)发明的水力织布机(power loom)。这些都反映了纺织业在英国“工业革命”中的核心地位。在“工业革命”中的其他产业比如钢铁工业中,也不乏新机器的身影,比如约翰•斯密顿(John Smeaton)在1760年发明的使用金属汽缸的水力鼓风机。

  二,驱动机器(“工作机”)或生产工具的越来越多地不是人力和畜力,或依靠“自然力”(比如水力和风力)的简单机械装置(比如水车、风车),而是以煤为能源的蒸汽机(“动力机”);或者说,是从“有机能源”(organic energy)向“无机能源”(inorganic energy)过渡。

  想到英国的“工业革命”,人们或会首先想到蒸汽机和瓦特。托课本以及幼教和科普读物的福,在中国小朋友中,瓦特和爱迪生或是最大牌的两位外国发明家。瓦特是蒸汽机的改进者而非发明者,他主要是改进了几十年前托马斯•纽科门(Thomas Newcomen)设计的主要用于煤矿排水的蒸汽机。不过,这种改进是非同一般的大(首先体现为分离式冷凝器、“双动”式汽缸、将直线往复运动转化为旋转运动的“太阳-行星式”齿轮系统),从而让蒸汽机有了高得多的热效率和工作效能,并适用于更多行业(比如在钢铁厂中驱动鼓风机和锻压机)。瓦特让蒸汽机可谓脱胎换骨,等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如果说蒸汽机的发明是从零到一,那么,瓦特的改进可谓从一到十。

  三,“制造机器的机器”(machine tool)也有了重大发展,此即所谓的“工作母机”或“机床”,这里指用来加工金属零部件的,毕竟“铁家伙”最难加工。如果没有这类工具,像蒸汽机这样的大机器就难以大量生产,质量也难保证。这方面的一个代表人物是约翰•威尔金森(John Wilkinson),他在18世纪70年代发明了一种镗床,在材料上钻孔叫“镗”(boring)。有人说这是世上首台真正的机床,它能较精确地钻削蒸汽机的汽缸,解决了令瓦特感到棘手的活塞与汽缸之间密合性差的难题,瓦特也索性将所有生产汽缸的合同都给了威尔金森。不过,常被称为“现代机床的爸爸”的是亨利•莫兹利(Henry Maudslay),他在1797年设计出首台“真正”的车床(对旋转的工件进行加工的机床),它能在金属件上“车出”复杂的螺纹。

  四,“非机器类”的新生产工艺得以涌现。比如,亨利•科特(Henry Cort)发明了“搅炼法”(“puddling and rolling”),简单讲,就是将熔融的铁用焦炭加热,并像和馅和揉面团那样“搅和”,以去除其中杂质。

  最重要的当然是火车的出现。理查德•特里维西克(Richard Trevithick)发明了世上首辆可运行的蒸汽机车,乔治•史蒂芬森(George Stephenson)则推出了首辆“现代版”蒸汽机车。1825年,世上首条使用蒸汽机车进行商业运营的铁路斯托克顿-达灵顿铁路(Stockton-Darlington Railway)开通;1830年,世上首条城际铁路曼彻斯特-伯明翰铁路(Manchester-Birmingham Railway)开通。首艘可实际使用的蒸汽轮船是美国人罗伯特•富尔顿(Robert Fulton)在1807年在美国推出的,但他也从英国工程师那里学到了不少,并曾到英国“游学”。英国工程师伊桑巴德•布鲁内尔(Isambard Brunel)则设计了首艘实现跨大西洋商业营运的蒸汽船,即在1838年建成的“伟大西部”号(Great Western)。布鲁内尔还设计了铁路、隧道、桥梁等很多设施,堪称“工业革命”时代英国交通蓝图最重要的绘制者之一,英国最伟大的工程师之一。在2002年由英国广播公司(BBC)票选出的史上最伟大百位英国人中,他仅次于丘吉尔,名列第二!

  六,雇佣工人和使用机器进行集中生产的“工厂”越来越多地取代了传统的手工作坊和家庭手工业。就雇工数量、产值和投资额而言,在“工厂化”方面,纺织业仍是英国“工业革命”的首要代表。

  七,或许是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工业革命”的“革命性”的最大体现:“工业革命”开启了人类生产率持续增长的时代。

  按一些经济史学家的研究,在“工业革命”前的的数千年中,虽然“地球人”年复一年地辛劳,而且不乏发明创造,但到头来仍逃不出每天只挣两三窝头的苦命。比如,美国经济学家格雷戈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认为,在“工业革命”前的漫长时期,世界经济中技术变革带来的年均效率增长接近零!还有人认为,在前“工业革命”时代,人均收入大体一直处于勉强维持生存的水平,即出生率与死亡率大体相等的水平。或者说,在该时期,人类一直在“马尔萨斯陷阱”中苦苦挣扎。

  但这在“工业革命”发生后有了改变。比如,克拉克的统计是,在1760-1860年间的英国,技术变革带来的生产率增长速度是年均0.5%。这看似很不起眼(美国在1860-2010年间的数字是年均1.3%),但相比先前,已算质变。而且,在英国“工业革命”完成后,随着全球范围内工业化和技术进步的进行,生产率、人均收入、生活水平持续增长的平均速度在加快,大体一直维持至今。

  英国当局在2009年发行了一组共八枚纪念“工业革命”的邮票,这是其中四枚,人物是瓦特、斯蒂芬森、莫兹利以及瓦特的合作伙伴马修•博尔顿(Matthew Boulton)。

  对此,经济史学家们解读极多。这里只列举若干说得较多的答案,比如:

  一、“圈地运动”(通过强制、交换、赎买等方式让很多农户离开长期耕种的土地,从而实现对土地的“农场式”集约化经营),以及英国农业生产率的提高(所谓的“农业革命”),让不少劳动力从农业中被“清退”出来,为制造业准备了更多劳动力;农业的发展也在食品、原料和资本的供应方面为制造业提供了支持。

  二、当时英国人口的增长也为制造业增加了劳动力,也增加了对工业品的需求。

  三、英国的海外贸易和殖民活动的开展,也在开辟原料来源和市场、积累资本等方面为“工业革命”提供了支持。

  四、上述几个因素都推动了英国城市人口(包括其中的中产阶级人口)的增加,这也是有助于工业化的。早在1760年,英国就有30%左右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与荷兰并列欧洲城市化最高的国家,而法国和德意志的数字各是13%和9%。

  五、英国本就地势较平坦,河道多,海岸线曲折,港湾多,最内陆的地方离海边也不超过120公里,再加上道路、运河和港口的建设,在交通便利性上也有助“工业革命”。

  六、18世纪的英国发生了“金融革命”,银行、证券市场、保险业和股份公司的发展也刺激了工业和技术进步。

  七、以中世纪晚期至近代早期在欧洲发生的“科学革命”为背景,本着理性的态度,借助观察、数学推演、实验和对既有科技成果的运用,已成为探索自然和解决技术问题的主流路径,这也体现在英国的科学家、工匠和工程师身上。

  八、按照美国学者乔伊•莫凯尔(Joel Mokyr)的看法,“科学革命”和“启蒙运动”在英国造就了如下观念:应通过理性、科学的方式,通过扩充和传播“有用”知识(既包括技术知识,也包括促进道德完善的知识),去改善人类状况,让尽可能多的人享受到尽可能多的幸福,英国思想家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在这方面是先驱。该观念与受其影响的变化中的英国制度环境(包括“公民社会”)相结合,推动了“工业革命”和经济成长,比如促进了科学界与工匠和工程师们的交流,刺激了技术革新,鼓励了讲求诚信的商业规范,限制了依靠垄断和特权的经济“寻租”行为,推广了亚当•斯密和大卫•休谟的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学主张。

  九、就政治因素而言,随着1688年“光荣革命”的发生和詹姆斯二世的倒台,英国初步建立了君主立宪制,这有助于维护私人产权,从而促进工商业;英国政府推出的专利制度也有助于刺激发明创造,保护主义措施有助于国内产业;为了为对外战争提供财力支持,英国政府建立了公债制度,这是“金融革命”的一大前提;对外战争的胜利和海军的强大也有助于英国的经济增长。

  十、当时的英国仍存在明显的宗教矛盾,在17世纪后期至19世纪初,对于不接受英国官方教会(所谓的“国教”,Anglicanism)的那些“少数派”,比如清教徒(puritan)、天主教徒、犹太人和“神体一位论”者(unitarian),当时英国的法律多有限制,比如约束其宗教活动的开展,禁止其担任议员、出任公职、参军甚至到牛津和剑桥上学,这就让很多这类人只能去从事工商和科技方面的职业,或想通过这方面的功成名就为所属信仰和群体正名,从而成为了这些领域中的 “精英部队”。有人说,“工业革命”时期英国制造业的大企业家有一半来自他们。

  十一、当时英国从事发明创造的主体即工匠和工程师群体值得一提。拿前面提到的那些人来说,他们大多出身清贫,几乎都没上过大学(除了卡特莱特和布鲁内尔),也没进过“蓝翔”之类的技校(那时好像也没有),不少人连正经的学校都没进过(哈格里夫斯是一字不识,斯蒂芬森在18岁前还是文盲),一些人的起初职业与日后的发明创造也没有关系或密切关系(比如,阿克莱特用今天的话说是“造型师”,卡特莱特是牧师,科特是替海军部当“掮客”的)。但是,种种因素,比如长期的学徒“教育”、对生产实践的亲历亲为、与科学的接触(比如,与科学家交往,参加与科学相关的社会团体的活动)、改善自身命运甚至社会的愿望、对社会声誉的追求,让他们成为了青史留名的发明家乃至企业家。其中也有近似“走火入魔”的,威尔金森就是,他对铸铁制品着了迷,以至于身边用的很多东西都是铁家伙,死后还躺进了事先备好的铁棺材中。

  十二、蒸汽机的出现和应用是英国“工业革命”的一大关键,对此,当时英国煤炭的储存、开采、分布状况有重大推动作用(也与其他因素相结合),比如:

  1、英国的煤炭储量丰富,埋藏较浅,开采较易,另外当时英国的森林也所剩甚少(英国别看绿油油的,本就“草多林少”,是欧洲森林面积最少的国家之一),这便于扩大对煤炭的使用,便于蒸汽机的推广(英国也不缺乏制造蒸汽机所需的铁矿)。

  2、在18世纪,经济的发展已使英国劳动者的人均工资较高,属于欧洲最高之列,换言之英国的“人工费”较贵,这造成经营者们更想使用可替代人力的“价廉物美”的生产工具或方法(或者说,用“资本”替代“劳动”),愿意更多地使用煤炭和使用蒸汽机。

  3、英国是“水资源”丰富的湿润地区,采煤矿井中时常有不少积水,而抽水需要刺激了蒸汽机的出现和改进,纽科门在1712年发明了首款实用的蒸汽机,而其主要用途就是从矿井中抽水;蒸汽机在英国采矿业中的广泛“刷存在”也会引起或加大“有心人”改进它的兴趣。

  4、英国的煤矿与重要的制造业城镇都不远,运输成本不高,这也便于对煤炭和蒸汽机的利用。

  5、当时英国的统治阶级仍是“土地阶级”,即拥有土地的贵族和乡绅,英国的煤炭也大多分布在其领地内,但是,煤炭贸易的利润让他们也愿意在领地内开矿采煤(也让他们不反对或支持制造业的发展)。

  这张图显示了“工业革命”时期英国主要的煤矿(褐色地带)和铁矿(圆点处)所在。

  对于上述解释,难免有读者会想,这是知道结果后再找原因的“马后炮”。这样想情有可原,学术研究最重要的是干两件事,一个是解释过去,另一个是预测未来,相比而言,前者做得明显比后者好。

  但围绕英国的“工业革命”,学者们还是有不少争议(一大原因是对经济数据有着不同的统计和解析),比如围绕如下问题:

  一、在可能引发或促进“工业革命”的原因中,哪些是“工业革命”或工业化的必要条件,或只是“可以有”的?

  比如,“科学革命”是必有的么?如果是,那为啥不少有重要发明创造但没怎么上过学的英国工匠们看似没受过多少科学理念的熏陶?他们的发明创造看似主要是靠经验,靠“捣鼓”,靠“试错”,或者说靠朴素的“工匠精神”。“农业革命”和“金融革命”是必须有的么?一些国家不也是在农业生产率较低、农业人口极多、金融体系很不发达时就开始了工业化么?议会或民主制度是工业革命的必要前提么?甚至还有人说,“煤”因素都非不可或缺,即便没有煤,工业革命也未必不会发生(但也未必在英国)。这或会让人猜想:如果其他条件配合,弄不好首先搞“工业革命”的是躺在波斯湾“油海”中的阿拉伯人,人家跳过蒸汽机,直接搞起内燃机……

  二、单就英国而言,哪些是推动“工业革命”的“真原因”,哪些是“伪原因”?哪些原因对“工业革命”的发生最重要,或者说,是导致它首发于英国而非他国的关键所在?

  比如,有人说,英国在“工业革命”前根本没发生过“农业革命”;有人说,人口和劳动力资源的明显增加与其说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原因,不如说是结果;有人说,殖民地对英国的“工业革命”可有可无;有人说,专利制度未必促进了英国“工业革命”。有人强调英国政治体制的重要性,例如拿过诺贝尔奖的道格拉斯•诺斯(Douglas North);有人强调英国人的观念或文化的重要性,例如莫凯尔;在有些人看来,前述的那些“煤”因素才是最重要原因或其“之一”,比如美国学者彭慕兰(Kenneth Pomeranz)和英国学者罗伯特•艾伦(Robert Allen),可参见他们的中译本名称如下的著作:《“大分流”:中国、欧洲及现代世界经济的发展》、《近代英国工业革命揭秘:放眼全球的深度透视》。“大分流”(Great Divergence)是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1996年发明的词,指西方在19世纪走上了爆炸式经济增长之路,将原先与自己差距不大甚至领先的其他地区远远抛在后面。

  三、与前两个问题相关,“工业革命”在英国发生是否“必然”,是否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

  在不少人看来,才不是呢,英国人也是托“运气”的福。比如,在美国学者乔治•戈德斯通(George Goldstone)看来,假如培根未因受贿而被解除法官职务(从而有时间就哲学和科学问题著书立说),假如在1690年的爱尔兰博因河(River Boyne)之战中,詹姆斯二世的军队击中威廉三世(“光荣革命”的领导人)肩膀的子弹再低几英寸,英国的“现代经济增长”也许就泡汤了!可参见戈德斯通的如下中译本著作:《为什么是欧洲?世界史视角下的西方崛起》。

  按照传统书籍尤其教材,英国的“工业革命”似是改天换地、高歌猛进的经济大变革,但当代的不少研究看似多少是在唱反调,虽然表示肯定的也有不少。

  比如,有人说(不同于前述的克拉克的看法),从中世纪晚期起,在英国“工业革命”前,欧洲局部或英国就已有生产率和人均收入的持续增长,或者说已摆脱“马尔萨斯陷阱”,已与中国等东方国家拉开距离,此时即便“大分流”还未出现,“小分流”(Little Divergence)已经有了。这样,后来发生的英国“工业革命”只是锦上添花。

  还有人说,所谓的机器大生产在英国的推广远比想象的慢,蒸汽机在英国的广泛运用及其带来的产业发展和经济增长,英国缓慢的经济增长的改观,是在1830年后才明显;换言之,按习惯看法,英国“工业革命”在19世纪30年代已近尾声,但其实其高潮此时还没来。但这也意味着,英国即便是先跑过工业化“终点线”,领先的时间也没那么长。英国的著名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也说过,英国“工业革命”的成果在19世纪20年代还看不出来。还有人说,在当时英国的工业中,生产率的提高只在纺织业等极少行业中较突出,而这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有限,钢铁业远没那么炫目;当时英国的生产率增长其实是“龟速”(比如,克拉克说在1780-1860年间是年均0.5%);当时英国劳动者的收入和生活水平的上升绝对令人不敢恭维,还至少有局部性恶化。

  再比如,英国“工业革命”中的发明创造主要是靠身处一线的工匠和工程师的经验,科学理论的指导、科学家的参与、资本对研发的投入、正规教育包括现代工科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的作用都很单薄,就这些来讲, 秒速赛车:当时的英国并不领先,布鲁内尔这位的伟大工程师是在法国接受高等教育(他老爸觉得,法国的学校更能传授真才实学!),尤其是,他还上了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

  与此相关,有人说:由于英国“工业革命”不是建立在现代的技术创新体系之上,在它完成后不久,比如在19世纪60-70年代,英国经济就有后继乏力的疲态了,幸亏不久后有了19世纪后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在这次“革命”中,科学、资本、教育对技术创新的积极投入真正成了气候 (或也由于“第一次革命”表明技术创新能带来重大回报),从此时起,人类才真正迎来生产率、人均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持续增长。

  但这个“第二次革命”难讲首发于英国,英国也绝非其中的“明星”(德国和美国才是),它此时在技术创新体系上仍相对平庸。1913年,德国的单个高等技术学校培养出的工程类毕业生比英国所有大学培养出的都多! 即便在英国正登上“巅峰”的1830年,英国男孩中只有28%能到学校上学,而法国的数字是38%,普鲁士的数字是70%!

  如果上述对英国“工业革命”的“贬低”有一定道理,它们或许表明:英国虽然是“工业革命”的首发地,但这赋予它的经济优势并没那么大,而且不免“一俊遮数丑”,掩盖了它在经济竞争力上的重要缺陷。这样,虽然“工业革命”促进了英国的崛起,但自19世纪末起英国在经济尤其工业上被其他国家先后超越,也就见怪不怪了。(文/梅然;编辑/白兰;相关配图来自网络。)

  梅然:地缘政治因素如何让“小英格兰”出落成“大不列颠”?梅然:政治制度如何让“小英格兰”出落成“大不列颠”?梅然:苏联倒后,美国的军火公司是如何“挺”过来的?梅然:美国人对美军评价很高,为何当军官却不受年轻人追捧?梅然:美军中的“战神+学霸”为何迟迟升不上将军?梅然:一位跑去当中学老师的美军上校是如何怼美国将军们的?梅然:美国的将军们是如何与文官上司打交道的?梅然:美国最有人气的将军如何给美国出兵“立规”?梅然:美国人对于打仗究竟有多“怕死”?梅然:“精确轰炸”为何让美国人更敢动武?梅然:为何武装到牙齿的大国却难对付小小游击队?梅然:不缺人、不差钱,为何阿拉伯军队就是难赢以色列?

  《2019-2025年中国气凝胶行业现状研究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对气凝胶行业相关因素进行具体调查、研究、分析,洞察气凝胶行业今后的发展方向、气凝胶行业竞争格局的演变趋势以及气凝胶技术标准、气凝胶市场规模、气凝胶行业潜在问题与气凝胶行业发展的症结所在,评估气凝胶行业投资价值、气凝胶效果效益程度,提出建设性意见建议,为气凝胶行业投资决策者和气凝胶企业经营者提供参考依据。

  换言之,三星电子现在最赚钱的芯片业务、显示面板业务都是由权五铉打理的。

  艺术市场惠风书画院副院长郑山麓在开幕式致辞中提到,该展览以展示中国传统艺术、讲好北京故事为宗旨,集合优秀艺术家进行规模性、主体性创作是非常有意义的。

  此外,安纳达002136)、新都化工002539)两家公司7月以来股价涨幅均上涨20%左右,两公司中报经营性现金流均同比分别大增145.45%、215.95%;闰土股份002440)、湖北宜化000422)中报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也分别大增223.05%、218.64%,两股票下半年以来实现了超过10%的上涨。

  事件描述: 12月26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山东省委、省政府反馈,指出滨州虚报244万吨电解铝建成产能,聊城则虚报年产45万吨电解铝项目为建成项目。...[详细]

  “中国在未来的几年环保投资需求非常大,大概在8万亿元~10万亿元的水平上,而且这个投资没有重复建设。” 3月7日,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透露了这样的信息。

  ·2018-2022年区块链技术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上下卷)

  海力股份实际控制人增持50万股 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15.58%

  3、样板优惠支持:根据不同的店面等级,总部给予相应的样板折扣。

  院长杨秀英表示说,在这个过程中,整个链条都是阳光操作的,宣讲动员、报名筛选、面试选拔、体检考核、家长见面会等一系列环节,都是建立在非常透明的基础上,做到让家长满意、让学生满意,工厂从一开始就注重注入企业文化,让学生一进入行业就认识到自己将来的使命和任务。

  行业分布方面,钢铁、采掘、国防军工、食品饮料等四大行业分别有26只、40只、33只、54只个股三季度受到基金减持,在行业所有成份股数量中占比均达到60%及以上,分别为:81.25%、66.67%、63.46%、60.00%。此外,医药生物、非银金融、有色金属等三行业三季度基金减持的个股数量占行业内成份股总数的比例也均超过50%,综合来看,上述七大行业中均有超过半数个股三季度被基金减持。

  10. 铸件非加工表面的皱褶,深度小于2mm,间距应大于100mm

  Fanuc执行副总裁Shunsuke Matsubara表示,除协助制造商提高效率外,工厂自动化平台产生的数据量可能会让制造商更难以欺骗系统。 更多的数据将提高可见度,但症结在于制造商的组织问题,涉及丑闻的公司都有工厂文化和管理不善问题。

  经济之声:新天科技(300259)这家公司还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7.8亿元,用于建设“智慧水务云服务平台项目”、“智慧业节水云服务平台项目”等,以进一步巩固和增强公司竞争优势,智能仪表设备及系统供应商这种设想,会为公司提高估值空间吗?

上一篇:日本制造业负面消息不断 秒速赛车计划工业物联
下一篇:“洋铁匠”王金钟:传统手工业是对历史尊重 希
友情链接
地址:广州开发区北京中路688号 电话:0898-6383788 传真:0898-6964399 Copyright 2018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计划【开奖直播尽在A爱彩平台】 网站地图